禾习

hia~

异坤—十步(一)

来点轻松的~

轻古风向?第一次尝试


初夏,知了,吆喝声,还有八卦。

“你听说了吗?”贾四翘着个二郎腿坐在长板凳上,半个身子依着桌子,一边搓着手里花生米的皮儿,一边饶有兴致的对着对面的范三说着。

“啥?”范三探了探身子,凑上了耳朵。

“蔡老涂他家新入门的小娘子居然是带了个小厮陪嫁的。”

“都说陪嫁丫鬟,陪嫁小厮倒是头一回听说。”

“这不是嘛,这都第三个啦,不得找个命更硬的陪着嫁过来压压这邪气呀。听说这小厮可是那家老爷拿着蔡老涂的八字找遍了整个镇,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命比蔡老涂还要硬的人。”

“我还听说了个事,你别看那蔡老涂长得人模人样的,可好那事儿了。”范三腾起一边小腿肚垫在屁股底下,一副要长篇大论的架势。

“哪事儿?”贾四听得云里雾里。

“不就.......那事儿嘛。”范三上扬的语调就能听出事情并不简单。

“说来听听?”贾四把身体凑得更近了。

“人人都说,蔡老涂人前清高,可夜里的雄风那叫一个不凡,那些个小娘子,估计都是死在......”范三闭着眼晃了晃脑袋,不再往下说。

“你都听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雄什么风,你试过呀?跟我从鬼八那听的可不一样。”贾四将手里搓好皮儿的花生一股脑地全塞进了嘴里。

“那你说说?”

“那蔡宅,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。”咀嚼间,双眼眯起,故作神秘。

 

 

 

蔡老涂本名蔡涂,自从第二任蔡少奶奶又死了之后,街坊邻里都在私底下这么叫他,原因不得而知,就想带着点玩味儿戏谑他。

蔡家也算镇上的大户人家,自蔡涂十六岁那年接手了家里的布匹生意,这几年混的也算顺风顺水。直到成了第一门亲,新娘子连被窝都还没捂热呢,得了那痨病到闭眼,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。第二门亲事也是邪了门了,同样是得了痨病,这次好些,两个月就没了。

按理说发生了这么晦气的事,镇上是不会再有哪户好人家愿意把宝贝女儿嫁过去了。但如果那些姑娘听到是蔡家的人来提亲了的话,估计是恨不得马上就坐上花轿当蔡少奶奶去了。

 

蔡老涂这人啥都好,除了那张脸,太好看了。

 

有多好看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是好看,人家姑娘就是趋之若鹜。这好看还不够啊?人家还有祖上留的宅子田地和家族生意呢,说不上荣华富贵,却也够当一辈子快乐的米虫了。

比你好看,还比你有钱,你说气不气?(气)

 

当初蔡老爷拿着蔡涂的生辰八字来到布家,愿意以一千两白银和往后每年布匹生意的两成来当做聘礼,让蔡涂迎娶布家的小女儿布重要当媳妇。那布家老爷是什么人呀?这些东西能比宝贝女儿的幸福和命重要吗?当即拍案而起。

“啥时候定个好日子?”

 

这日子也定了,聘礼也送到了,布老爷估摸着该行动了。派人拿着蔡涂的生辰八字去找一个八字比他更硬的人,蔡老爷也知道这事儿丢人,可自己儿子克妻的坏名声全镇都知道了,对未来的亲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找遍了全镇,终于在北边的一家裁缝店找到了老王的小儿子,王三多。掐命的仙婆拿着蔡涂和王三多的八字比了比,神色凝重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。

“这两人,可别掺到一块儿啊......”

 

王三多直到进了蔡宅还是懵的。

三天前有人提着两大箱子的银子上门,要王三多到布宅当个小厮,不用伺候人,只要陪着布小姐嫁进蔡家就行。但有个奇怪的要求,只要布小姐身边站着蔡涂,他必须站在十步之内。那老王是什么人啊?像那种拿人钱财甘受人气的人吗?自家小儿子的老婆本还没靠自己的双手挣够呢!老王想了想,当机立断。

“老幺,收拾收拾,跟人走吧。”

 

大婚当晚,穿着一身喜服的蔡涂略带着酒气离开了酒席,在新房外踌躇了一阵,还是推开了房门,不管怎样,盖头还是要掀开的。

不远处窸窸窣窣的草丛后探出个脑袋,确认蔡涂关上了房门,王三多才站起身走到门前,回过头瞧了瞧,挪布倒着走,“一,二,三,四......十”。数够了十步,左瞧瞧,右探探,直了直身板,开始执行自己的任务。

王三多觉得,拿了人家的钱财,就应该好好做事,不能偷懒。虽然今晚是新人的洞房花烛夜,门外站个人怎么想怎么别扭,但他想了想,他是替布老爷做事,就该听布老爷的,布老爷让他干嘛,他就干嘛。

嗯,王三多就是这么一个耿直男子汉。

站到蔡少爷出来,怎么也要几炷香的时间吧。王三多想着。可还没等他转念呢,蔡涂就推开门走了出来,四只眼睛直勾勾的就对上了。

“你是谁?”蔡涂最先开了口,毕竟在洞房花烛夜里在房门外看到个站得直挺挺的人,还是挺诡异的。

王三多愣住了,此时的他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,盯着蔡涂的脸,准确的说是盯着蔡涂脸颊上那颗痣。

 

王三多很小的时候都是跟着奶奶,奶奶可喜欢说些怪文异事了,“老幺啊,以后见着脸颊上有痣的人可别盯着他眼睛看,会吸人的魂儿。”

“为啥脸上有痣的就会吸人魂儿呀?”

“山上有个道士,修道不成,痴迷画人。有一天画了个美人,入夜之后再提笔总觉得不够妩媚,便在脸颊上点了颗痣,第二天起来一看,纸上一片空白,连一枚墨点也没有。人人都说那美人活了,窜出纸了。”

“那她会害人吗?”

“你不害人,别人自然也不会来害你。”

 

“问你话呢。”蔡涂明显有些不耐烦了,这愣头呆脑的家伙,发什么呆呢。王三多被蔡涂的声音一下惊得回过神来,定了定睛,微微躬身。

 

“王三多。”


四舍五入算来过广西了(微笑)
请姑娘们给鸭子们一些时间

异坤— 他是

  他对谁都很有礼貌,谈吐举止落落大方,即使在节目里与女嘉宾的互动也是点到即止,彬彬有礼。

 

  他会答应弟弟们的任何请求,除了吃那些对身体毫无益处的垃圾食品。

 

  他会贴心地在上台之前帮兄弟们整理好额前不够完美的碎发,抚平翻起的衣领。

 

  我原本很讨厌喝水,因为一点味道都没有,但他有一次告诉我糖分高的碳酸饮料对嗓子伤害很大,虽然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哄骗我,但在这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只喝温水。我容易在工作过程中忘记吃饭,要么不吃,要么一吃就吃很多,我知道这是不好的饮食习惯,但他坚信只有好的饮食习惯才有好的身体,才有好的精力去对待工作。以至于现在手机里都设置着饭点的闹钟。

 

  我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法,我愿意去正视它,不会去逃避它,但我也不会去戳破它,不是害怕它破碎之后会带来怎样的后果,是因为没必要,我深知他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就够了。

 

  这不是微笑点头就害羞地喜欢着,也不是让人沉沦深陷的地爱着,但我也知道这不是对朋友的依赖,他就是这么一个无法替代的人。

 

  但有时也会忍不住多想,他帮我擦拭溢出唇形的口红时,为何这么认真地盯着我的嘴唇。我发烧时彻夜难眠,他紧锁的眉头和凝重的神情,还知道我吞不下药片而准备的冲剂,还有那替我更换毛巾的手为何都这么温暖。太多太多让我容易误会的举动,我也自以为是的想着,就当做这是真的吧。

 

  回想起那个流光溢彩,万众狂欢的夜晚,满天闪烁的礼花和彩带模糊了我们在镜头前难以平静的姿态。我在镜头里似乎很失态,但当时管不了这么多了,只想一把扯过他用力拥在怀里,现场所有人的欢呼声和尖叫声,略微盖过了他的声音,但那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 “我们终于一起出道了,bro。”

 

  离开怀抱的时候我张口说了一句话,他微皱着眉头投来一个疑问的表情并将耳朵凑到我嘴边,“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没有继续回答,看着他被其他兄弟揽着肩头又沉浸在欢呼声中。

  他下台之后又问我“你刚才在台上说了什么?”

  “我说你鼻涕流出来了。”

 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会开玩笑似的说出真相。

  “一直陪着我吧。”这才是那晚我想说的。

 

  他是我这辈子注定摆脱不了的羁绊,他是王子异。

  --------

  他会发光,不管是在台上还是台下。或者说,在我第一眼看见他开始就不曾暗淡过。

  他会协助老师安排好队内所有的训练内容,把一切队内事物安排得妥妥当当,毫不拖泥带水。即使他的年龄比我小,但他的领导能力绝对让我佩服得无话可说。

  他在镜头前永远得体不失风度,定格下的每个画面都带着他独特的魅力。他很少有在舞台上的失误,每一次顶着疲惫的身躯和湿透的衣衫不断的练习,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  “来十遍。”这是他在练习室里最常说的话,我着迷于他对舞台的这份热忱,他对于音乐的执着和挑剔,这一点我和他不谋而合,所以我要和他并肩站着。

  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办法忽略他脸颊上那颗痣了,总觉得目不转睛的盯着看,太没礼貌了。每一次不经意的对视都是一次侥幸,只希望我在脸上画着一颗泪的心思,不要被猜透。他脸颊上这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笔,已经足够我刻在心里了。

  在他的杂志专访的时候有看到他被评价为“身体里住着一个老灵魂。”我看着“老灵魂”这个词,想着他的脸,想着他在一次次采访中逻辑清晰,语气平和地回答记者的问题,想着他在颁奖典礼上铿锵有力的说出获奖感言,真的让我忘记了,他才刚过20岁。或许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,我们就注定承担着与年龄不符的责任吧。

 

  长这么大我只照顾过一次病人,我第一次这么慌张到手足无措,就是他病倒在练习室那一次。半夜蒙在被窝里用手紧捂着嘴,想要掩盖咳嗽的声音,不仅没有用,还会增加他的痛苦。我想要他依赖我,想要他拉着我的衣角让我给他冲杯冲剂,这家伙这么大了都学不会吞药片,却学会了硬撑。

  那个万众瞩目夜晚,我们在台上拥抱着,我们终于并肩站在了一起。他的泪水微微晕开了眼妆,我不是没见他干净清爽的样子,但在这纷飞的闪片中他现在的模样只有我看见了。

  “我们终于一起出道了,bro。”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句话。

 

  “我们终于能一直在一起了。”这才是我想说的。

  他声音很小,但我读懂了唇语,佯装着没听清,自私的想要得到他更肯定的回答。他事后用来伪装的回答我没有拆穿,我等着他有一天亲口对我再说一次。

  “一直陪着我吧。”

  “求之不得。”这会是我最诚实的回答。

 

  他是我心甘情愿的沉沦,他是蔡徐坤。

 

 

 

 

“我写给子异的口白,除了子异,只有我才能演绎。”


来自《Good things》彩排视频中抠出来的糖


K-“你怎么也穿格子西装?”

Y-“因为我觉得你穿着很cool,所以我也想试试看。cool吗bro?”

K-“没我cool。”



出处来自水印

忘了什么时候时候开始萌上了异坤

我真的从不追星

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

还在追偶练的时候并没有专属pick  对蔡徐坤和王子异两个人也只是觉得他们在舞台上很闪耀 闪耀得不真实 觉得都是节目的效果 其次也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

但偶然看了一次异坤的同人文  终于让我能想象得到他们舞台下 一个大男孩该有的鲜活的那一面  从此萌上了异坤 这才开始了对两个人的关注

脑袋少根筋的我今天才知道两个圈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

大家都企图去猜测蔡徐坤发的ins到底是什么意思  有人说是私生行为侵犯到了他 也有人说是cp粉没有做到圈地自萌

都有错 

作为cp粉不接受唯粉毫无下限的谩骂  我也不会做那种去单人tag里兴风作浪的事

引用我喜欢的一位画手太太@ようよう 说的

我知道我并没有伤害过他们就够了

“I'm the king of the world!”


“You're my king in my world.”


什么都不用说了
异坤是真的

坤坤的小雀斑和子异的小……毛巾?
蔡小葵和大丸子的手绘成长记录🌹🍡

暴露年龄的画风
(有谁看过天使街23号吗)🙈

“闭上眼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你睁着眼,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不会对你做别的事。”